• 市场方案
  • 技术解决方案
  • 设计和服务
  • 新闻和活动
  • 技术资料和文档
  • 关于我们
  • 更多

公司博客

半导体正处于在黄金时代的风口浪尖

自从晶体管发明以来,半导体技术的惊人进步已经推动了计算和通信技术沿着从集中式大型机和小型计算机,到联网PC 机,并最终向随时随地连网的复杂移动设备发展。

然而,这些一直以来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就,只是半导体对社会贡献的开始,它们的真正影响尚未到来。因为世界上已经有数十亿个互联网连接的设备,未来几年在全球范围内将会有更多的互相连接,诸如自动驾驶汽车,物联网(IoT)和众多其他设备。

这些设备需要广泛的基础设施来实现这些连接,并传输,处理,操作和存储所有的相关数据。构建可以实现这种 “连接智能” 的基础设施是一项巨大的持续性工程。这将依赖和利用各种技术的半导体,客观的说,这个行业的黄金时代正在迎来曙光。

格芯首席执行官 Sanjay Jha和Fab 8的高级副总裁兼总经理Tom Caulfield,分别在Mobile World Congress Shanghai SEMICON West 贸易展上的发表了主题演讲。

他们的谈话主要聚焦在描述这个智能连接的新纪元,如何改进晶圆厂成功的需求和必要条件,以及格芯如何获得更大的成功。

Jha谈到数据爆炸是如何导致数据中心,网络和客户端设备(即智能手机,IoT设备等)之间的智能连接的相互关系。 他描述了格芯如何在其领先的技术领域及公司的业务战略方面获得领先的优势。比如,在中国成都建立一个新的300mm晶圆厂,用于生产使用22FDX® 的相关产品。

他说:“这个行业的最后十年可能是我们生活中最具变革性的。”  “一个很好的例子是,我们的手机已经成为我们思想的延伸。另一方面,从社会角度来看,Facebook目前拥有近20亿的用户。考虑到中国有大约14亿人,Facebook社区的规模现在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口规模都要大。”

 

在MWC上海,首席执行官Sanjay Jha是主题演讲者,并且参与了 “行业与人类要素”高端对话访谈

他说:“ 我相信未来10年将是晶圆生产业务的黄金时期。 业内估计表明,到2025年,我们将使用163 Zettabyte的数据(一个Zettabyte = 2500亿张DVD光盘的数据容量)。我们正在收集,传输和分析所有这些信息 — 无论是在客户端设备上进行实时决策,还是在数据中心进行长期的洞察收集。半导体是是这些一切成为可能的重要技术。”

Jha认为,这种转变正在改变半导体行业取得成功的条件 —无论在技术方面,还是在客户参与模式方面。

关于技术,他介绍了格芯公司针对电池供电设备的FDX™技术的双重路线图和FinFET技术在数据中心和高端计算设备中的高性能处理技术。这些技术都是独一无二的,并且使公司利用正确的技术来匹配正确的应用。

随着公司在射频领域的领先地位,其新的硅光子技术可用于连接,差异化ASIC以及模拟/电源技术。格芯在未来几年帮助推动全面应用的进步上有着独一无二的地位。

关于参与模式,Jha以中国为例进行了阐述。中国正在从 “中国制造”阶段转变为 “中国创造”阶段,而格芯的成都工厂是便是格芯与成都政府建立合作伙伴关系的战略。这一战略性的合作关系将成为我们的物联网和5G技术的核心,该厂建成完工后将会为中国最大的晶圆厂,其厂区内的建筑足有半公里长。点击 此处 查看Sanjay Jha的个人背景介绍。

在SEMICON West ,Caulfield表示,自从Gordon Moore’s 创造了著名的“摩尔定律”的50多年以来,该行业一直在为实现下一步的飞跃做准备。 “ 我们生产的产品很出色,但现在我们要采取聪明的做法,做一些特别的事情。我们正在将智能事物的互联网转移到“互联智慧”框架,其运作和能力在很多方面都模仿了智力的运作方式 ” 。

Fab 8高级副总裁兼总经理汤姆·考菲尔德(Tom Caulfield)在主题演讲。这个演讲也是SEMICON West 2017年开幕式的一部分

Caulfield指出,这一举措的发动机是半导体创新,但是为了不断实现摩尔定律预测的技术进步,整个行业必须以不同的方式来运作,因而事情变得复杂和并且相互交织。规模仍然是至关重要的,但仅仅拥有规模优势已经不再是一个有效的策略。

“五十年后,比赛仍然领先于我们。 我们必须重新定义创新,以不同的方式进行合作,改变参与行为,以推动数据分析,带宽,存储密度和电源管理方面的必要创新,” 他说。 他指出格芯的双重技术路线图是重新定义创新的一个很好的例子:FinFET代表着高性能计算的一条路径,FDX代表了通向无线和电池供电设备的另一条路径。

在合作的差异化方面,Caulfield表示,随着世界发展,行业发展变得越来越复杂,原有的经营方式已经不能完全有效了。他表示,今天的战略合作需要建立在三个要素:与主要供应商的战略伙伴关系; 与同行进行 “合作”,意在与同行在某些领域,同时在另一些领域竞争; 以及公-私伙伴合作关系

他列举了奥尔巴尼纳米技术研究机构作为合作效益的一个例子,他说:“对于整个行业来说,它减少了我们在共同合作开发尖端技术上的成本,并且让我们可以在虚拟的基础上建立关键技术的规模。”

关于参与行为,他表示:“目前,该行业非常复杂,以至于我们看到了项目团队时,很难分辨谁是供应商,谁是客户。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老板,但他们真正专注于的是这个项目本身。”

Caulfield 说,这只是一个例子,即参与行为需要如何发展和进步。他说:“分享全球团队的想法,以跨学科的方式工作,并且鼓励多样化的想法,这些对于当今世界的技术创新是至关重要的。” 点击这里查看Tom Caulfield的演讲。

About Author

Gary Dagastine

Read more
回到顶部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