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市场方案
  • 技术解决方案
  • 设计和服务
  • 新闻和活动
  • 技术资料和文档
  • 关于我们
  • 更多

公司博客

从蓝色到橙色的一年后

我最近参加了半导体制造会议,午餐时我坐在产量工程师旁边,我们聊到了他目前的工作。他表示,他在格芯的马耳他的晶圆厂工作,但是自从去年7月1日格芯 正式收购了IBM微电子以后,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在IBM在菲什基尔的工厂工作。我问他关于“IBM人”转型的问题,对于在IBM工作过多年的员工,是否会对被转移到一个新的公司而感到担忧。

 

“其实恰恰相反,”他很快回答,“我在IBM的时候就有一种感觉,半导体制造不再是这个组织的核心目标。所以当我们被合并到格芯,我就清晰的感觉到 ‘现在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我们终于在一个以制造半导体是主要目的组织里工作了。”

纽约州和佛蒙特州的一些高层管理人员对这个涉及5000名员工和两个晶圆厂的过渡流程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Building on a Legacy of Innovation

Geoff Akiki现在在格芯位于佛蒙特州的伯灵顿运营着公司的掩膜业务。在此之前,他作为一名集成执行官,负责将IBM的微电子部门融入格芯的体系。该集成团队建立了一个简单的颜色代码:红色为IBM微电子公司内部人员,橙色为格芯的员工,蓝色为那些将留在IBM的人员,这主要是为了管理与格芯的战略合作关系。

“IBM和格芯的员工都有些担心。一些格芯的员工想知道这将如何影响他们在这个正在扩大的组织中所扮演的角色。在大多数情况下,格芯的员工非常兴奋,因为他们觉得格芯正在为生产制造芯片而付诸努力,而且格芯目前执行的是10年来最好的策略。”

格芯带来资源,而IBM带来世界级的工程师,以及基于RF-SOI和SiGe制程的ASIC业务和射频(RF)技术,那么这些将会成为这个移动互联时代的宝贵资产。

位于纽约马耳他的Fab 8 晶圆厂的总经理Tom Caulfield表示,约有600人在2015年7月1日正式整合之后来到了马耳他。不过,在此之前,有相当多的工程师在看到格芯开放的职位后便离开IBM转而申请格芯的职位。

当Caulfield在2014年开始担任现在的职务时,他聘请了大量优秀的“A级员工”,这些员工很多都来自包括英特尔公司和三星公司在内的这些顶级公司,当然也有大量的来自IBM的资深员工。“在IBM,微电子被视为一个成本中心,而不是一个商业机构。这些人迫不及待在半导体行业崭露头角。”

将5000名员工带进并融入格芯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这5000名员工中,有3000名员工来自伯灵顿的晶圆厂,另外2000名员工来自纽约州的菲什基尔晶圆厂。Akiki说,为了准备这个项目,整合团队创造了14个工作流,并组织了多达200人参加的会议。

有两个关键决策让过渡变得平稳而高效,最重要的是并没有裁员发生。格芯的首席执行官 Sanjay Jha在整合过程中制定了“最少干扰”的理念。 Akiki表示,这就把大多数来自IBM的员工的焦虑感大大的降低了。

其次,格芯决定全面收购伯灵顿和菲什基尔两家IBM生产基地(以及设施设备支持人员),从而避免对财产进行划分(IBM保留了其在加拿大Bromont的封装技术中心)。

IP集成

最近,在奥斯汀举办的2016年设计自动化大会(DAC)上,有一位发言人指出,当A公司收购B公司时,通常首先被解雇的是公司B的EDA工程师。这些工程师了解大量B公司的IP背景知识,他们的离开提出了一个问题—设计团队如何使用这些IP的核心?

Akiki从一开始就说知识产权被看做是IBM整合交易的“最有价值的部分”。“我们常常强调我们得到的专利数量。但是我们知道知识产权会过时,所以我们需要设定人与知识产权文件相结合的具体目标。“

一项重大的措施将会被设立,用以确保所有知识产权都被合理的归类,以便格芯能“最终宣布我们已经收到了可交付的关键成果”。

作为整合的一部分,Gary Patton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格芯的首席技术官。可以公平地说,他的技术开发机构从整个战略整合中获益颇多。 Caulfield指出,马耳成为“绿色”场地的一个结果便是它有时间来培养人才。Patton补充说,在技​​术发展方面尤其如此,维持技术发展时间表在过去是一个关键环节砖。

对于10 / 7nm开发计划,Patton表示,超过50%的人来自IBM。同时Patton补充,10 / 7nm开发团队借鉴了14nm团队的经验。

Caulfield强调,马耳他晶圆厂已经从“增加规模”的ASIC业务中受益,该业务也是IBM被整合到格芯的计划的一部分。IBM工程师开发了高性能ASIC内核,如56 gigabit/秒的Serdes核心。Caulfield表示整个技术不能从其他的晶圆生产商获得。“我们正在以14nm的模式提升我们的ASIC平台,我可以告诉你我在这个网站上一周至少招待一位新客户,而这些客户至少有一半是ASIC方面的客户。”

在我开始整合后的一年,我询问一些问题,这些问题主要是关于仍然存在的挑战。

最重要的挑战是进一步的整合两个组织,同时确保在IBM有二三十年职业经历的人能把他们的知识分享给马耳他的工程师们,反之亦然。正如Caulfield所说:“我们的工作是让更多的融合得以进行,以获得更多的平衡。我们不想在获得了这些伟大的技术专家后,却不懂得如何将他们的知识和技能最大化的利用。”

早先管理IBM半导体研发中心(SRDC)的Patton承诺将利用好这些他现在在格芯管理的人才。 “我可以告诉你,在我领导SRDC的这10年里,我们总是比英特尔有更好的表现。该行业一直专注于移动设备,与16nm相比,现在客户对于我们竞争对手提供给他们的性能改进并不满意。他们正在寻找更好的性能表现。你猜怎么着?我们刚刚在格芯带来了一个专门的团队,他们知道如何做到这些。“

From Blue to Orange: One Year Later

 

About Author

Dave Lammers

Read more
回到顶部

上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