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市场方案
  • 技术解决方案
  • 设计和服务
  • 新闻和活动
  • 技术资料和文档
  • 关于我们
  • 更多

公司博客

转型之后,差异化是必选之路

决定停止7nm技术开发后,欧洲和新加坡成为格芯的两个创意来源。Synaptics看到了22FDX®解决方案蕴含的战略价值。

Tom Caulfield正在尝试将格芯重新定位为差异化晶圆厂,Synaptics首席执行官Rick Bergman总结说,格芯22FDX工艺确实能让Synaptics在支持人工智能的物联网应用市场中脱颖而出。

在圣克拉拉举办的2018 GTC大会上致辞时,Bergman表示:“我们希望22FDX能为广大的客户群带来专门针对物联网市场的独特解决方案。”

Synaptics采用22FDX

Synaptics专注于人机界面(HMI),今年的营收近20亿美元,该市场正快速转向支持语音的界面。对于物联网边缘设备,片上神经网络处理是一个关键支持因素,但需要权衡性能、功耗和成本。

Bergman表示,一款Synaptics芯片已经在全耗尽式绝缘体上硅(FD-SOI) 22FDX工艺中完成流片,另一款芯片“紧随其后,瞄准语音和视频市场”,第三款芯片则支持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AR/VR)功能。

首席执行官Rick Bergman参加GTC 2018大会,正在畅谈人机界面和Synaptics的未来

评估28nm体硅晶体管后,公司发现“它们不具备所需的功率”,而基于FinFET的先进工艺“需要一定的(设计)投资,且在很多情况下,例如物联网这样的碎片化市场,数量并不能说明问题”。他补充说,格芯的非易失性存储器解决方案是另一因素。

边缘物联网设备越来越广泛地用于处理AI工作负载,而不是将它们发送至云。对于物联网边缘解决方案,Bergman表示Synaptics需要“超低功耗”,必要时,会使用FDX的前向背栅偏置功能来切换至高性能模式,以适用于智能扬声器等产品。
他表示:“借助偏置,需要性能时我们可获得高性能,不需要性能时我们可获得低功耗。由于物联网属于竞争非常激烈的市场,成本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向欧洲学习….

3月初被任命为格芯首席执行官后,Caulfield开始拜访客户,包括欧洲各大半导体芯片公司。这些公司已经注意到先进制程的设计不断上升的成本,以及摩尔定律的放缓,由此实施了自身转型。

Caulfield表示:“这些公司意识到,先进制程并不是唯一的主导力量,创新正在向创造差异化特性迁移。他们的转型取得了成功。这让我茅塞顿开。我们必须摆脱这样的想法:只有先进的技术对客户具有战略意义。”

…向新加坡学习

Caulfield表示,他希望格芯能够学习其新加坡工厂的运营模式,该晶圆厂力求确保零缺陷,改进技术平台,同时秉承制造原则:充分利用晶圆厂的产能,实现各种产品的高良率。

Caulfield表示:“差异化晶圆的业务收入的大部分来自新加坡”,“新加坡是格芯应有的营收模式。”

他指出,目前许多人都专注于先进技术,包括当前的7nm和更高级的技术,但很少关注功率、MEMS、RF和其他技术的进步。为期一天的GTC 2018大会重点说明了格芯在这些领域的创新。格芯的技术人员正在想办法提高12nm FinFET工艺的性能,添加了高压和NVM产品等选项。停止7nm逻辑工艺开发之后,管理层承诺将晶圆厂的更多资源分配给具备技术差异化优势的功率、模拟、物联网、汽车和其他市场。

格芯有三个不同之处

在休息间隙,我向客户解决方案副总裁Subramani Kengeri提出一个问题:放弃7nm是否会让格芯面临与联华电子或中芯国际争抢业务的情况。

Kengeri表示与竞争对手相比,格芯有三个优势:第一,产品涵盖范围更广,技术水平更具优势。在汽车、eNVM、高压、混合信号、FinFET、硅光和其他几个关键领域,相比其他晶圆厂,格芯提供的技术组合更丰富、更完整。格芯凭借FDX技术提供独特的解决方案。格芯在RF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用格芯业务部高级副总裁Bami Bastani的话说:“提到RF,就想到格芯。”

第二,Kengeri认为格芯具有出色的封装技术,未来将对封装进行更多投资,以支持日益增长的异构集成需求。第三,格芯收购了特许半导体和IBM微电子业务之后,营收增长至60亿美元,与竞争对手相比,格芯的全球化程度更高,在美国、德国和新加坡都设有晶圆厂,还拥有强大的全球客户解决方案团队。

Caulfield表示,除了做出转型决策,格芯还专注于提高制造效率和晶圆厂的利用率,同时面向RF、功率、汽车和其他快速增长且有需要的市场增加产能。他表示:“我们想要填满现有的产能。”

格芯将继续投资,以在这些产品平台上进一步创建新功能

关于作者

Dave Lammers是固态技术特约撰稿人,也是格芯的Foundry Files的特约博客作者。他于20世界80年代早期在美联社东京分社工作期间开始撰写关于半导体行业的文章,彼时该行业正经历快速发展。他于1985年加入E.E. Times,定居东京,在之后的14年内,足迹遍及日本、韩国和台湾。1998年,Dave与他的妻子Mieko以及4个孩子移居奥斯丁,为E.E Times开设德克萨斯办事处。Dave毕业于美国圣母大学,获得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新闻学硕士学位。

了解更多
回到顶部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